万维读者网 > 每日文摘 > 正文  
我交了一个黑人男朋友,一直不敢告诉爸妈
www.creaders.net | 2021-06-12 23:09:48  自PAI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我常想,能和父母大方、自然地谈论男朋友的感觉肯定很棒吧。

  然后只能叹气。

  我叫小懿,95后,广东人,在美国读研究生时遇到了现在的男朋友龙哥。我很爱他,却想把他藏起来,不让家人知道我们仍在一起,因为——他是黑人。

WeChat Image_20210611114803.jpg

  我是小懿,近期周末在郊外登山的照片。

  从小到大,我的身边没有黑人。看到黑人在国内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以及周围人对这个种族不了解却很排斥,我对他们更多的是好奇:他们的文化是什么样的?他们知道自己在很多地方是边缘群体吗?他们在自己国家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2018年,读完本科后,我前往美国加州的明德学院蒙特雷国际研究院读研究生。

  九月份开学,我六月份就到了,参加学校举办的语言训练夏令营。每天课程结束后,我和同学们就尽情探索校园周边:爬山、逛海滩、酒吧蹦迪......

WeChat Image_20210611114820.jpg

我和夏令营的同学们去Point Lobos国家公园游玩,戴红色帽子的是我。

  当时的蒙特雷是盛夏,气候炎热,我们的身体、汗液、大笑里好像都迸发着强烈的荷尔蒙气息。有个语言老师在上课时开玩笑说,如果你想学习一种语言,和讲这种语言的人坠入爱河吧!这比爱上这门语言本身,更有效。

  我听完后,蠢蠢欲动。

  此前,我只在中学时期谈过恋爱,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好想谈恋爱!我觉得我的心都在呼喊。

WeChat Image_20210611114849.jpg

我家附近,往前走就是海,几乎每天都这样阳光明媚。

  我下载了3、4个约会软件,也确实有了一些难忘的约会体验:去游轮喝香槟、看电影、旅行......

  有一次,我和一群朋友去酒吧玩,遇到了一个来自加纳的黑人男生,我们还一起跳了舞。可能因为酒精,也可能因为纯粹开心,我顿时有种过电的感觉,心跳加快,被强烈吸引了。我发现,其实我跟不同人种的人,即使我们还没有很深刻的精神联系,也能够有化学反应。

  很快就开学了。

WeChat Image_20210611114916.jpg

学校图书馆。

  然后我的男朋友就登场了:周围朋友都叫他Zay,他来自美国南部田纳西州一个中产家庭, 是个比较内向、幽默的男生。他之前本科交换去过日本,给自己取的日文名叫黑龙,我叫他龙哥。我们是同学,同一个专业,同一门课。

  我这个专业60多个人里就2个黑人,一个是来自纽约布鲁克林的黑人同学,还有一个就是他。

  开学后,我的课余生活也很丰富,那颗想要恋爱的心依然在怦怦跳。一次周五晚,我跟同学一起去朋友的生日派对。那天,好像所有人都喝多了。我也喝大了,整个人处于非常兴奋的状态,发现一个朋友在一大群人里,就冲过去打招呼。恰巧龙哥也在那一群人里,我也顺便和他打了个招呼。后来我太醉了,就赶紧回家了。

  真正对他有印象是在生日派对后。

  我像往常一样打开约会软件,翻看着给我点“喜欢”的男孩。刷着刷着,突然发现一个人,这不是班上的那位黑人同学吗?糟糕了,最尴尬的事情发生了,被同学看见我在用约会软件了......我当时满脑子都是这个想法。

  我不好意思拒绝,又出于对黑人的好奇,回了一个“喜欢”。随后我们就在约会软件上聊天。他说:“我对你在英国留学的经验很感兴趣。”我马上反问:“你知道我们是同学吗?”他说:“是的,这就我点‘喜欢’的原因。”

  这句话让我有种被击中的感觉,但是之后的聊天就很平淡,一问一答,毫无火花。但是我们还是交换了电话号码。之后,他就开始约我去图书馆、学校活动,我们也会一起写作业。偶尔会肢体接触一下,比如手臂碰一下,有一点中学时期谈恋爱的感觉。

  也还有其他的互动。有一次,我去一个行业会议,离学校有半小时车程。我没有车,朋友给我找了一辆车。上车后我才发现,他是司机,当时还挺惊喜的,我们就一路聊到了会议现场。那天,我穿了个裙子,晚上回家的时候已经八九点了。他用他的西装外套给我盖一下腿,怕我冷。当时我感觉这男生还挺贴心的,但是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WeChat Image_20210611114940.jpg

  活动现场的龙哥,他因为回答问题得到了讲者的签名出版书。图片是他朋友拍的,那时候我们交集还不太多。

  就这样,我们慢慢相处。不过我当时也没有太多别的想法,因为他说话语气很低沉,在我面前都很严肃,给我一种怕怕的感觉。

  在一起的那一天,毫无征兆。

  2018年9月21日,我们约了一起写作业。他来找我的时候,带了一些自己烤的花生酱曲奇。我们边吃曲奇边写作业,而连续写了四小时作业的我只觉得焦灼,扶着头强撑着不让自己暴躁。这时候,他突然说,如果你想靠在我的肩膀上的话也可以。

  我有点惊喜,靠了过去,还有点害羞。学生中心的角落没有人来打扰,我只觉得周围安静得可以听到呼吸。靠着靠着,他突然问我,你在和其他人约会吗?我愣了下,说没有。然后他就问,你愿意和我一起交往看看吗?我说,当然。

  说“当然”的时候,我内心没有特别大的波澜,只是对他很好奇。其实我从小就是喜欢“和别人不太一样”的女孩,比如上学时我不会参与欺凌,反而会对被欺凌的群体感兴趣。我有时候在想,我是不是想要利用他黑人这个身份显得自己很不同?

  后来,他送我回家。过马路的时候示意我把手给他,他抓到我的手后马上和我十指相扣了。与之伴随的是我的瞳孔地震。这也进展太快了吧,我们还没怎么了解对方呢。在上楼之前,他吻了我。是一个没有曲奇味的、温柔的吻。微风吹过,我回吻了。周围静悄悄,邻居的猫注视着我们,也安静地趴着。

  回到家后已经10点多了。我有些凌乱,我心想,我刚刚做了什么?这人进度是不是太快了?感觉一切都好疯狂!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001.jpg

在蒙特雷的第一个家,租的公寓。

  那一周,他常来我家。晚上我们一起学习。桌子上是两台电脑,我们就互相看着对方,在桌子下牵手,完全学不下去。

  一个星期过后,我就开始思考,我们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不太清楚西方的约会文化,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只是在约会,并不是在一起呢?

  让我确认想法的是有一次我去他家。他的房东是一位老奶奶,进门的时候他和那个老奶奶介绍道,这是我的女朋友。那个时候我就心想,嗯?我什么时候是你女朋友了?不过我明白了,原来他一直把我当成女朋友来交往。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016.jpg

第一次去他家,他给我用披萨调味做的饭。

  到了11月份,我们第一次外出约会。我们在海边慢悠悠地散步、聊天、打闹,吃了特别好吃的可丽饼。

  回到家后,他马上在社交媒体上发了我们的合照,评论区就爆炸了,他的好友都在下面恭喜他。

  Image他还把自己社交媒体的头像换成了我们的合影。

  看到这些,我心里觉得甜甜的,然而,我在社交媒体上什么都没有发——因为他的黑人身份。我害怕发了之后,各种言论会像潮水般向我袭来。

  在一起后我才知道,他也想研究生期间交往女朋友,和我当时想要恋爱的诉求一致。他说,第一次注意到我,是因为我上课迟到了,进门后,和他打了个招呼。他当时就感觉,哇,这女生好可爱。我听完后就笑了,因为那是在他视角里的。其实那天我进门后对每个人都打了个招呼。

  之前提到的我们在别人生日派对的偶遇,他本来想和我搭讪的,但是后来因为我回家了,他就没搭成功。而后,他在约会软件上看见了我,非常激动,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聊天显得很笨拙。那天的行业会议,他其实在追我,非常紧张。我听完哈哈大笑,原来我早就被人盯上了!

  而我们在一起前,他的妈妈就已经知道我的存在了。在一起的那天,他妈妈打来电话问他在做什么,他说他在追一个女孩子,在为她做曲奇。晚上他回家后,他妈妈还打电话过来问他结果如何,他说他追到我了。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036.jpg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135.jpg

  和他大大方方地和父母谈论我不同,我不敢和父母坦白我正和一个黑人在恋爱。在择偶方面,他们是很传统的中国父母,希望我找一个他们已经认识的,或者能打听到情况的本地男孩。

  爸妈有时候也会好奇我的感情状态。在和龙哥交往半年的时候,我萌生了和爸妈说的念头。

  告诉爸妈的前后,我好奇现在黑人在中国的处境如何?就搜索,诸如“黑人男朋友”这种关键词。结果搜出来的几乎都是外语学院的中国女生被黑人骗财骗色、被传染艾滋病的新闻,当时我都看哭了。

  与此同时,我没有做太多心理准备。因为龙哥已经把照片发在社交媒体上,周围的外国朋友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他们说我们是校园里最可爱的一对情侣。我觉得我们俩这么甜蜜,是可以被接受的。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238.jpg

我们在家穿可爱的睡衣,他把这组照片发到社交媒体上,好多朋友评论你们太可爱了!

  2019年5月的某一天,在每周和爸妈例行聊天的时候,妈妈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坦白了,说有,是个外国人。妈妈问我要照片,我就发了张龙哥的照片。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片沉默。我不记得持续了多长时间,只觉得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刺痛。很显然,他们生气了,可能比我想象的要更生气。我说,我不说了,就挂电话了。

  挂完电话后,我特别伤心,他们为什么不能理解呢?我马上给一些朋友发消息,有人出谋划策,一开始肯定接受不了,你要潜移默化感化他们,证明龙哥很好;有人表示,可能爸妈有些根深蒂固的想法,如果他们看到一个白人就不会如此反对。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255.jpg

  和爸妈说完后我马上和朋友诉苦,让朋友们帮我想办法。

  龙哥知道后,来安慰我。他在日本待过,所以知道东亚文化里对黑人的歧视是存在的。

  我妈整个星期都没有主动给我发过消息。一个星期后,我给她打电话,她不接。我就打电话给爸爸,爸爸安抚了我的情绪,但是在立场上和妈妈站在同一边:不可以和黑人交往。理由是,我可能会承受社会的怪异眼光、我们之间的差异肯定很大,无法调和等等。

  妈妈随后给我发来一段话,说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看到这段话,我的眼泪马上就涌上来了。我镇定了下情绪,边哭边回复,这是一段健康的关系,我们只是两个普通的相爱的男女,他是黑人而已。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348.jpg

  和妈妈的聊天记录。

  妈妈过了几个小时回复我:何须找一个没有未来、还要承受来自于四面八方有色眼光的男人做男朋友呢?

  当时,快到春假了,我和龙哥约好了游轮旅行。其实我是跟他的家人去的,但我跟爸妈说,是我跟他,还有其他朋友一起去。我妈还是让我去了,她让我旅行结束之后就分手。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327.jpg

我们坐邮轮旅游,后面的人是男朋友的父亲。

  行程结束后,我妈再问起时,我就说我分手了。她可能也不是特别相信我,但是她几乎再也没有问起他的状况,好像这个人从未在我的生命里出现过一样。

  自那之后,接下来那两年的时间我都是瞒着的。

  龙哥偶尔还是会很希望我跟爸妈说,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成为一个秘密。我觉得之前那次对爸妈伤害很大,所以一直都没有说。但是我们的相处还是一直很美好。我们在家约会就一起点吃的,一起看剧。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432.jpg

  平时约会,他已点好披萨,等我一起来吃。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452.jpg

他那时的社交媒体发的几乎都是我的照片。

  我很喜欢他的善良和礼貌。有一次我和他去旧金山旅游,路上遇到一个穿着邋遢的黑人和跟我们搭话。我超怕这些人,只想离得远一些,他却很耐心的听完对方的讲述,对方是想让我们资助他做项目。然后龙哥礼貌地回绝了,说我们没有钱,都是穷学生。

  还有一次,他来我的公寓,有一个陌生人来敲门,说要做一个帮助孩子班里图书角的教育项目,龙哥给了一些钱。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518.jpg

我们一起漫步在旧金山的街头。

  不过也有我不理解的点:他做饭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呆在厨房,多一个人都是阻碍。但是我觉得一起做饭多温馨呀。不过后来我明白是因为他妈妈就是这样的,觉得多一个人碍手碍脚,而且随时随地需要保持厨房清洁。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543.jpg

  我们一起去拉斯维加斯玩,他发在社交媒体上的照片,配文是“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有意义”。

  龙哥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家里是非常传统、虔诚的基督教家庭。比如他受到的教育是,婚前不可以有性行为,恋爱需要以结婚为目的,等等。他的家庭虽然不算特别富裕,但是还是供孩子们都读完了大学。

  虽说我们的种族、文化不同,但是我们的思想也有共通之处。他还知道孝这个观念:"《圣经》中有些东西规定了关于孝道的类似内容。 所以对西方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概念。”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601.jpg

左边是男朋友父亲的高中时期照片,右边是男朋友。

  虽然不能和爸妈分享恋爱的幸福,朋友还是可以聆听我的幸福。只是在社交网络上,面对更多的朋友和更大的舆论,我犹豫了。

  在一起后的没多久,我发了条和他一起做饭的朋友圈。图片里是我们一起做的食物,有西兰花和炒饭,还配上了文字。

  发之前,因为我知道人种可能会是一个问题,所以专门设置了一个分组叫“可见龙哥”。里面收录了所有我一个一个去告诉的朋友。我每次多告诉一个人,就加一个人进来。那个组刚设立的时候就只有大学同学,10人左右。

  那条朋友圈放了一张他的手,有种神秘感。发完后,我还是马上就设置成只对自己可见了,因为很害怕会被议论。

  我们在一起100天的时候,我也发了一个朋友圈,还是没有放他全脸。那时候分组里大概100人不到。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633.jpg

  我们在一起100天时我发的朋友圈。

  后来,第一次发他不加美颜滤镜的全脸,是真是鼓足了勇气。不过我还是把这张照片混在一堆食物里发,也是分组可见。发之后,我特别紧张,简直感觉快爆炸了。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652.jpg

第一次发龙哥全脸的照片。

  还是有眼尖的人看到。当时表哥评论men in black(黑人),还有一个初中老师评论,那位哥是?我都没回复。我也想和广东老家的朋友坦白,但是他们并没有见过太多黑人,肯定也听过关于黑人的负面新闻。

  2020年5月,我毕业了。

  毕业之后,我和龙哥的家人一起生活了一个月,也对他的家庭和黑人群体有了更多的了解。他的父母辛勤工作,把子女都送入大学。父亲是食品加工厂工人,平时抽抽烟,母亲打临时工,未来想去日本开一家黑人料理。他们全家住着典型的美式大房子,有几辆车。龙哥因为从小和姐姐、妹妹一起长大,加上还有一个强势的妈妈,所以他比较明白女性的情绪,也懂如何和女性亲密相处。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715.jpg

我穿着毕业服在学校的花园里。

  他们日常对话好像每一句都和肤色有关。对于他们来说,肤色是一件随时都要谈及,无法视而不见的东西。他的爸爸妈妈相信,美国社会对黑人存在的系统性歧视,会伴随他们终身。

  有一次,他的一个表妹说,在邮轮旅行过程中有个服务员对她说法语,就因为她的黑色肤色。法国曾对非洲开展长达几个世纪的殖民,所以船上的工作人员看到他们的肤色就以为他们来自非洲,但其实他们是美国人。还有他们会在家里讨论,戴着睡觉发套出门可能会败坏黑人形象,会让别人觉得黑人都很没有礼貌等等。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739.jpg

我和龙哥一家拍的全家福,中间是龙哥父母和姐姐,右边是妹妹和妹妹男朋友,左边是龙哥和我。

  我还见了他最好的朋友们,他的小学校长,他妹妹的发小们,他们都对我挺友好、礼貌的。

  去年6月,美国的黑人平权运动达到了顶点。我刷着相关新闻,觉得心疼、愤怒、沮丧。我和龙哥没有去现场,因为疫情,加上觉得这只是在喊口号,并没有实质性去推动和改变。我尝试着和父母倾诉,但是爸爸就会转到阶级和国家层面来说,很少会说黑人本身。

  紧接着,我就快回国了。我非常焦虑,经常想跟他聊我们的未来。但是我们两个对未来都没有规划,他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现在看来,我迟迟不告诉爸妈也有点在逃避我内心的真实感受吧。或许,我也没那么喜欢他?也不是很确定他就是我未来的伴侣?

  回国后,我进入了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成为一名普通的打工人:每天上班、下班,有空的时候自己做做饭。周末,我和朋友约看展、逛街,探索城市美食。周围的朋友和同事都知道我有黑人男朋友,他们并不惊讶,思想很开放,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803.jpg

我自己做的三文鱼,用黄油牛奶柴鱼高汤煮的汁。

  爸妈看到我已经回来了,加上从未提及龙哥,觉得我们早就分手了。身边的亲戚朋友有时也会提到要为我介绍对象。我心里想,什么时候我才能把龙哥大大方方地介绍给他们呢?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825.jpg

去年冬天,我在鼓楼学甩绳,感受大姨大叔的广场生活。

  可能是因为男朋友的关系,我一直都很关注黑人相关的故事。

  我读了一本书,一位黑人厨师讲述他小时候在纽约的生活。他的爷爷是大学教授,爸爸是建筑师,妈妈是会计,妹妹在时尚学校读书,是中产阶级。但整个社会环境就会把他往枪支、暴力、毒品交易上引导。比如,他曾因为是个学校的麻烦制造者,妈妈就让他回非洲老家生活了一段时间,他回了非洲后才意识到在那里他只是一个人,一个男孩。但他在纽约的学校,因为他的肤色,他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个麻烦制造者,然后才是一个人。

  我很受触动,想到和龙哥曾经讨论过的关于种族的事件。我记得自己问他有没有看过美国经典爱情电影《怦然心动》。他看了一下简介,说,哦这就是典型的白人爱情故事。然后我才发现,以前我完全没有带着种族视角去看事情,只是潜移默化地接受这种叙事。

  后来我看了《绿皮书》,和他讨论, 他居然回复我,他对于所有讲述黑人困境和挣扎的电影都觉得心累和厌倦。后来我们又一起看了一部电影,就是讲述普通的黑人之间的爱情故事,拍的很有美感。他看完后说,只希望看到有类似的,黑人作为主角的“普通电影”。

  龙哥现在的生活比较无聊,每天在家里打游戏、看漫画、做家务、找工作,没什么新鲜事需要告知我的。有时候我在想,要是他如果有好玩的事能跟我分享该多好啊。可能给人信心的只有他的文字。有一天,他和我说,“我讨厌人类。但是我喜欢和你待在一起。你比所有事物都要美好。”我们就这样异国恋着,平淡也稳定。

WeChat Image_20210611115850.jpg

  我们聊天的日常,他学了拼音。

  今年3月,聊天聊着,他突然说道,还是很希望我和父母说,因为他想要一些更确定的东西。他也有来自父母的压力——他家人挺传统的,他爸妈觉得,不愿意跟爸妈说并不是好征兆。

  挂完电话,我陷入了沉思。我突然发现,我暂时还是一点都不想讲,因为我并不觉得现在跟我爸妈讲,对我们的感情会有加成的作用,万一爸妈的反应又是像第一次那样呢?

  但是看到他想要我和父母说的想法如此强烈,我决定五一回家的时候和父母坦白。五一回家见到了爸妈,我们一起吃饭、聊天,还给爸爸买了一双鞋子,一切都很温馨美好。我还是没有马上坦白。

  我有一个朋友的感情状态跟我很像,她找的男朋友爸妈不喜欢。她父母跟她说,如果不和分手,她就是在破坏自己的家庭。她爸妈现在每天都在问她,“你解决那件事了吗?还会经常打电话来说“不要和他出去”。朋友现在很痛苦。

  在我们这边,总体来说,父母意见很重要。

  直到五一结束,我都没有告诉爸妈。在回北京的飞机上突然心血来潮,写了一大通给爸妈的话。边写我边在想,我应该怎样用他们那个年代能够接受的程度去写出我的感受,如何委婉地说出我的真诚感受。我知道,我妈很明确想我走“正常人”的道路,他们在乎的是外部条件,在乎的是这些外部条件带来未来的风险或者好处。

  我现在,状态好的时候会每天想他一百遍,状态不好的时候会想,我们离得这么远为的是什么?他以后真的能来中国吗?来了中国后,这里对他会友好吗?我的父母能接受他吗?在我的未来规划里,他可以装进来吗?

  我还是很爱他,连想象自己宣布分手都觉得自己可以哭三天三夜。但是我不知道我们对对方的爱有没有强大到非对方不可。真是看不到头,一年半载都看不到头。

  这封信到现在还是没有发送给爸妈。周末跟龙哥聊天的时候读给他听了,他觉得我写的很好。

  现在“可见龙哥”分组有249个人了,我希望有一天,我发秀恩爱的朋友圈,不用屏蔽任何人,也可以和爸妈大方地分享我和他的照片、生活。

  看完这篇文章,如果你发现你认识我,我想对你说,虽然故事里有很多关于种族差异的思考和描述,但刨去肤色,这只是两个普通青年相遇、相知、相爱,互相鼓励并共同成长的故事。这两年里你所认识的我,都是真实、快乐的我;而今天,我很高兴你认识了我生活中的另一部分,希望能够听到你一句普通的祝福。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新冠病毒之谜即将揭开? 北京在劫难逃
2 内幕:杀人灭口 一名中共政治局常委被处决
3 中共史上最高级别官员叛逃美国 冲击中南海
4 反了?中共大外宣发文:谁来监督习近平
5 中共最高级别叛逃者引发连锁反应?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新冠病毒之谜即将揭开? 北京在劫难逃
2 内幕:杀人灭口 一名中共政治局常委被处决
3 李连杰和前妻再相聚 合照黄秋燕站位太辛酸
4 中共史上最高级别官员叛逃美国 冲击中南海
5 这事不幸又被被川普言中了
6 反了?中共大外宣发文:谁来监督习近平
7 中共最高级别叛逃者引发连锁反应?
8 美军要来了!?郭文贵爆猛料
9 姜文华友人发长文被秒删 父母皆是“复旦人
10 英女王与G7领袖合照 一句话逗笑全场
热门专题
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
1 恐怖的内卷 :十分钟看清内卷 郭家院子
2 百年党史精华一锅粥就喂饱你 阿妞不牛
3 我是杀人海归姜博士的室友 海攀
4 中共在抗日战争中究竟歼灭了多 高伐林
5 新冠RBD5个关键氨基酸的实验室 苦难与荣耀
6 三孩政策与土匪作风 一冰
7 中共“抽风式政策大摇摆”谁买 信释
8 多少复旦人心惶惶的惊恐 幸福剧团
9 复旦海归副教授持刀杀死了党委 京都静源
10 中国需要担心人口增长不足吗? 伊萍
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
1 仅此而已:你做中国梦,我喊去 新歌
2 继续讨论去中国化 嘎拉哈
3 内卷乱弹琴 秋念11
4 怎样得以最快“去中国化” 汉卿
5 复旦学人杀人案背后的逻辑 俞先生
6 百年党史精华一锅粥就喂饱你 阿妞不牛
7 再论去中国化,兼谈灵和去被du 远方的孤独
8 几乎所有战争都起源于观念冲突 施化
9 万个失败容易得,一个成功最难 秋念11
10 余茂春教授谈六四与美中关系 艺萌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Network/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