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每日文摘 > 正文  
陕北一枝花:102岁的林彪前妻
www.creaders.net | 2021-06-05 23:36:40  老郭说史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米脂婆姨绥德汉

  不用打听不用看

  ……

  米脂是出美女的地方,质量过硬,免检。

  米脂又叫“美人县”,三国时的貂蝉就是米脂人,出的美女多,当官的丈人就多,所以又叫“丈人县”。

  张梅,原名刘新民,1919年生,米脂桥河岔乡人。桥河岔还出了一个名人,叫杜聿明,大家都知道,抗日名将,桥河岔吕家硷人。

  张梅是桥河岔哪个村的?不知道。张梅还在世,102岁了,问她,三缄其口。奇怪。

  更奇怪的是,张梅也算是名人,但桥河岔乡没一户人家、没一个村说张梅是他们那里的人,整个米脂也没人说张梅是他们家的人。皮裤套棉裤,必然有原故。

  张梅16岁参加红军,高小毕业,就是小学毕业。这在陕北,那是地地道道的知识分子。更重要的是漂亮,那可是太漂亮了,漂亮得没法形容了。性格又好,开朗活泼,智慧与美貌并存,被誉为“陕北一枝花”。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追求者乌泱泱一片啊,还不包括那些自愧不如、心中暗恋的。

  但张梅一个也看不上,直至一个人出现,才打开了少女的心扉。

  谁?林彪。

  林彪大家都熟悉,23岁当军长,打了许多漂亮仗。1937年,林30岁,“抗大”校长,在延安绝对是高级领导。

  张梅在延安干部疗养院工作,自然能接触到林这样的首长。林一见张梅,惊为天人,马上发起猛攻。那么多坚固的堡垒都攻下来了,张梅这个小小堡垒自然不在话下。二人请董必武、成方吾做媒,1937年结婚。

  婚后不久,林东渡黄河,到山西打平型关伏击战,打破了日本人不可战胜的神话。林那个高兴啊,那个神气啊,穿了日本将官呢子大衣,骑了日本关东大洋马,在黄土高原上狂奔。阎锡山的兵以为是日本人,一个点射,平时没这么准,这次可射准了,正中脊柱,林翻身落马。

  这一枪,改变了林的下半生,他从此怕光、怕风、怕水、怕太阳,晚上还怕月亮,一直到死。你说人都成这样了,都怕水了,还怎么正常生活?

  延安治不上林的怪病,那就到共产国际的大本营苏联治吧。苏联派专机到兰州接林,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专机啊,可不是您村那拉砖的拖拉机。

  林担心病情,快马加鞭,赶到兰州,张梅还没到,专机到了,专机不等人啊,林坐专机先去了苏联。

  张梅身怀六甲,跑不动,等她跑到兰州,林已坐专机走了。她非常失落,再加旅途劳动,早产了,是个男孩,两个月后死了。

  张梅埋掉小孩,1938年到苏联,与林团聚。这一年,张梅19岁。

  开始还算融洽,渐渐地,性格差异使俩人渐生芥蒂。林是那种内向的、孤僻的、不苟言笑的人;张是活泼的、外向的、喜欢交往的人。林性格古怪,又得了怪病,怕光、怕水又怕风,宁肯呆在家里也不出去。苏联各级领导经常宴请林夫妇,三日一大宴,五日一小宴,还举办舞会。林一概拒绝,除非斯大林同志出席,其他的一概拒绝。他连水都怕,宴会上还有酒,伏特加,他更接受不了。

  而这些,张梅都喜欢。宴会、舞会、红酒、伏特加,米脂穷山沟哪见过这些啊!此时的张梅放在今天也就是大一女生,年轻、活泼、好奇,哪能阻挡这些诱惑啊?

  林说,你是来伺候我的,就在家好好伺候我吧,这才是你的工作。但张梅做不到。就这样,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二人的感情就越来越疏远了。

  1941年,张梅生下了大女儿,林非常高兴,取名林晓霖。在张梅坐月子期间,林与一孙姓女士打得火热。为尊者讳,老郭不说孙女士名字,也是位有来头的人物。至于怎么火热,火热到何种程度,您自己联想去。

  1941年6月,林奉命回国抗日。林请求孙女士和自己一同回去,出人意料地遭到拒绝。林走的那天,没带张梅和孩子回国。他对张梅说,你好好在苏联学俄语,学好了回来给我当翻译,我骑白马来接你。这就是传说中“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至尊宝与紫霞姐姐的爱情故事,多么浪漫和有诗意的想法啊!

  也不知是张梅年少无知,还是受够了无休止的争吵,张没有坚持,真的和孩子留了下来学俄语去了。这时候,林晓霖才几个月。1941年之后那几年,卫国战争进入最艰苦时期,整集团的苏军被俘,国土沦丧,苏联到了生死存亡关头,别说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连土豆都吃不上了。兵荒马乱,在异国他乡,张梅独自带着孩子,还要参加集体劳动,生活异常艰辛。

  再说林彪。林回国后,遇上了他生命中的克星叶群。如果没有叶群,林大概不会有那样的结局。1971年9月13晚上,波诡云谲,疑雾重重,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直是个迷。

  叶出身于大城市的大家庭,在北京读大学。这样的出身,其心机和城府,不知比陕北山沟里长大的张梅深多少倍。叶群虽没张梅漂亮,但有一股子城市女人的风韵和气质,对湖南林家湾出来的林有巨大杀伤力,两人马上打得火热,1942年结婚,并迅速育有一子一女,林立果、林立衡。

  这一切,深处苏联战火中的张梅一无所知,她还幻想着白马王子骑着白马来接她。1946年,抗战已结束,罗荣桓到苏联出差,林交给罗一封信,让其转交张梅。信中大意是,我已与叶群夫人结婚,并有两孩子,你也可找别人结婚。

  转送这样一封信,罗其实挺尴尬。

  张梅失声痛哭,虽然也有预感,但这一天真的到来,对张的打击还是挺大。

  1950年,新中国成立,张梅带着孩子回国。北京城是进不去了,张到沈阳医科大学学习。张梅高小文化,其实就是小学毕业,没读过初中高中。这样的文化程度,在陕北穷山沟里是知识分子,到了大城市,特别是学医,那就麻袋绣花——底子太差。

  张梅是个不服输的人,不甘落后,拿出十二分力气学习,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都用于学习。她还照看年仅9岁的女儿,顾不过来,希望女儿随林彪生活,毕竟林的生活条件远远高于她。自己送去,显然不合适,谁把送去呢?她想到了一个老乡,谁?高岗。

  高岗是横山武镇高家沟人,横山下来的游击队,陕北红军创始人之一。米脂龙镇再往里就是横山武镇,也算半个老乡。从后来抗美援朝经历看,高与林关系不错,能说得上话,所以张梅托高把孩子送给林。

  这一年,林晓霖9岁,刚从苏联回国,水土不服,长了一头疥疮。林晓霖剃了个光头,像个小男孩,又穿了件花裙子,模样滑稽。临行前,张梅对女儿千安顿万嘱咐,说到了爸爸家一定要听话,要乖,叫后妈要叫妈妈,可不敢没礼貌,山猫野猹(zà),没大没小。

  林彪很迫切地见到女儿,抱在怀里。

  女儿也很想念爸爸,但那么大领导,她很紧张,又剃了个光头,样子古怪,紧张得直搓花裙子。但没忘了妈妈安顿的话,很礼貌地向林和后妈打招呼。林晓霖刚回国,不会说汉语,只能用俄语问候,林听不懂。

  叶群在旁边笑着说,我给你们父女当翻译吧,你女儿说,你是个不讲理的大坏蛋。

  林一听,哈哈大笑,说,这傻丫头是不是高兴坏了?叶群却翻译道,你爸爸说你是个没教养的坏孩子。

  林晓霖本来就很紧张,听这么说,“哇”地一声就哭了。林皱一皱眉头,又随便聊了几句,语言不通,没法沟通,就匆匆离开工作去了。

  初次见面,也就几分种。

  叶群时时在林跟前说女儿的坏话,很捣蛋,调皮得不像样,不好好学习,到处疯。同时,安排林办带孩子到北京城闲逛。林想见女儿时,她就说,哪呆得住,早出去浪去了。

  林晓霖慢慢知道后妈挑拨她父女间的关系,不喜欢这个后妈,也不叫她妈妈。一次,林晓霖在她和妈妈的合影照片背后写道:“你还记得这个人吗?”趁后妈不注意,把照片给林看。酸枣核也有颗心呢。林晓霖虽小,也有个小心。这件事说明,林晓霖非常聪明、机灵。

WeChat Image_20210604145007.jpg

张梅和林晓霖

  这事让叶群知道了,可捅了马蜂窝,叶群拿出婆姨女子的三大法宝,一哭二闹三上吊,我可活不成了,小小年纪就会挑拨离间了,长大还怎么得了啊?我可怎么活啊!

  北京没法呆了,林晓霖又回到东北母亲身边。张梅把女儿安插在沈阳一所小学,一上就是三年级。林晓霖连一句汉语也不会说,一上就是三年级,困难很大。但她特别用功,在妈妈的辅导下,进步很快,1954年考上北师大女附中,又回到北京学习。

  叶群用心险恶,从以后的表现看,她其实是个无知而又自以为是的蠢女人。在这个蠢女人的挑拨下,林与女儿一直没建立起感情。

  叶群想方设法阻止林与女儿见面,挑拨他们的关系,林为此经常与叶吵架。叶变本加厉,干脆把林晓霖赶出家门,林晓霖只好在罗荣桓家住。大人物和普通人家没什么区别,也是张家长李家短,嚼舌头、盖簸箕,背后传闲话。迫于舆论压力,叶把林晓霖接回家,但二人关系一直不融洽。何止是不融洽,互相憎恨。

  林晓霖可能继承了父亲的遗传,或因为活得压抑,她很抑郁,很少说话,课余时间躲在一角,默默看俄文原著。只有遇到一起从苏联回来的同学,才有说有笑凑在一起,用俄语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北师大女附中可不是普通学校,2/3的学生是高级领导人子女。同学们发现,林晓霖与照片上的林彪长得很像,特别那两道眉,非常像。大家猜测林晓霖是林彪的女儿,非常羡慕她。但林晓霖更羡慕同学们,别人都有自己的爸爸妈妈,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而自己呢,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她更希望生活在普通人家,过普通人的生活。

  林晓霖学习成绩很好,各科都是5分,在全校同级400多名毕业生中,她是唯一一个获得北京教育局颁发金质奖章的学生。但这样的成绩,北京那么大,竟然没一所高中敢要她。为什么?

  后妈让林办给北京所有高中打招呼,不让录取林晓霖。林晓霖没办法,只好回到妈妈身边,在沈阳实验中学读高中。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张梅大学毕业后,安排到医院工作,这时已经35岁了。但天生丽质,岁月也不能掩盖她的美丽,张梅依然那么漂亮,漂亮之外,又增添了几分成熟女性的妩媚。张梅身边不乏青年男性追求,但知道她的身世后,一个个都吐吐舌头,缩回了脑袋。

  张梅长叹一口气,唉,这都是命啊!也就认命了,做好了一辈子单身的准备。

  但有人不服。谁?徐介藩。

  徐介藩,安徽人,也是老革命,1901年生,比林彪还年长6岁。朋友们劝老徐,你可不敢趟这浑水啊,那可是地雷阵,万丈深渊,趟不得啊!徐介藩却说,她单身,我也单身,我两都是自由的,为什么不能?再说,论年龄,我比林大,是兄长;论级别,我黄浦三期,他四期,我是师兄。我不怕。

  徐介藩为人耿直,有一件事最能说明。1959年,庐山会议,风云突变,大家吓得噤若寒蝉,他却大大咧咧地说,“万×书,说得没错啊!”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张梅在苏联生活了12年,徐介藩在苏联生活了20年,虽然年龄相差18岁,但共同的经历让他们走到一起,1956年结婚。

  1983年,徐介藩因病去世,享年82岁。

WeChat Image_20210604145022.jpg

徐介藩、张梅夫妻

  继续说林晓霖。北京没一所高中敢录林晓霖,林回到东北母亲身边,在辽宁实验中学读高中。徐介藩视为已出,关爱有加,林晓霖过上了比较温馨的生活。

  1971年9月13日,林折戟沉沙,因张梅母女与林一家早就断绝往来,特别是林晓霖在父亲如日中天的时候,出人意料地宣布断绝父女关系,所以“913”后,这对母女所受冲击并不大。

  张梅母女选择普通人的生活,非常低调,从不抛头露面,很少为社会关注。如果在街上遇到她们,绝对想不到她们的背景。如今,2021年5月,林晓霖已是80岁的耄耋老人,她和母亲生活在一起,照顾母亲的生活起居。而她的母亲张梅,已经102岁。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新冠病毒之谜即将揭开? 北京在劫难逃
2 内幕:杀人灭口 一名中共政治局常委被处决
3 中共最高级别叛逃者引发连锁反应?
4 反了?中共大外宣发文:谁来监督习近平
5 姜文华友人发长文被秒删 父母皆是“复旦人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新冠病毒之谜即将揭开? 北京在劫难逃
2 内幕:杀人灭口 一名中共政治局常委被处决
3 李连杰和前妻再相聚 合照黄秋燕站位太辛酸
4 这事不幸又被被川普言中了
5 中共最高级别叛逃者引发连锁反应?
6 反了?中共大外宣发文:谁来监督习近平
7 美军要来了!?郭文贵爆猛料
8 姜文华友人发长文被秒删 父母皆是“复旦人
9 英女王与G7领袖合照 一句话逗笑全场
10 振兴计划全面失败,灯塔熄灭的前夜
热门专题
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
1 恐怖的内卷 :十分钟看清内卷 郭家院子
2 百年党史精华一锅粥就喂饱你 阿妞不牛
3 中共在抗日战争中究竟歼灭了多 高伐林
4 新冠RBD5个关键氨基酸的实验室 苦难与荣耀
5 我是杀人海归姜博士的室友 海攀
6 三孩政策与土匪作风 一冰
7 中共“抽风式政策大摇摆”谁买 信释
8 多少复旦人心惶惶的惊恐 幸福剧团
9 复旦海归副教授持刀杀死了党委 京都静源
10 中国需要担心人口增长不足吗? 伊萍
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
1 仅此而已:你做中国梦,我喊去 新歌
2 继续讨论去中国化 嘎拉哈
3 内卷乱弹琴 秋念11
4 复旦学人杀人案背后的逻辑 俞先生
5 怎样得以最快“去中国化” 汉卿
6 百年党史精华一锅粥就喂饱你 阿妞不牛
7 几乎所有战争都起源于观念冲突 施化
8 再论去中国化,兼谈灵和去被du 远方的孤独
9 万个失败容易得,一个成功最难 秋念11
10 余茂春教授谈六四与美中关系 艺萌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Network/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