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每日文摘 > 正文  
邓小平南巡 他做好了被“双开”的准备
www.creaders.net | 2020-10-14 09:46:19  政事儿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于14日上午在广东省深圳市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深圳特区40年发展历程,波澜壮阔。那些历史经验,对于今天的深圳及整个中国,如何继续深化改革开放、继续开拓创新,有着深远意义。

“政事儿”推出庆祝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系列访谈报道,采访当年的决策者、重大事件亲历者,追述历史、展望未来。

专访“邓小平南巡记录者”吴松营:打破“惯例”报道南方谈话,我们做好了被“双开”的准备

现年77岁的吴松营,1981年由湛江地委宣传部调到深圳市委宣传部工作,1989年9月任市委宣传部副部长。1992年春天,邓小平第二次到深圳视察,他跟随和负责记录邓小平谈话,并积极推动和组织《深圳特区报》、深圳电视台“破例”宣传邓小平重要谈话,在海内外引起强烈反响。


1993年,吴松营调任深圳特区报社长、总编辑,2002年9月,深圳两大报合并成立深圳报业集团,他任社长、党组书记。

2003年,他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14年获得广东首届新闻终身荣誉奖。

近日,吴松营接受“政事儿”专访,回忆那段推动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热潮的历史画面,他依然激动不已。他说,当时出于党的宣传干部责任感,打破“惯例”报道邓小平南方谈话,我们做好了被“双开”,甚至受到更严厉处置的准备。

谈记录南方谈话

“王瑞林说,老吴同志,你就负责任,把记录工作做好;一定要详详细细,不能漏,又要准确”

政事儿:1992年邓小平到南方视察,你是何时接到接待任务的?

吴松营:上世纪90年代初,全中国范围内关于姓“社”、姓“资”的争论,仍然一浪高于一浪,为此邓小平决定再次到深圳去。

深圳市委于1991年下半年就接到邓小平会在次年春天到深圳的消息。按当时惯例,这样重要的通知,开始只会传达到市一级和有关党政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并且强调“绝对保密”。

但是“邓小平又要来了”的消息,还是在深圳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不胫而走,每个人都很高兴。

深圳成立由市委几位主要领导和办公厅、宣传部、公安局等部门负责人组成的专门接待工作组。我作为宣传部副部长,也被召集参加接待工作,具体负责邓小平到深圳视察期间的宣传和新闻方面的工作,对所有跟随采访的记者统筹安排管理,重点对深圳各个媒体记者的稿件审读把关。当时,对于“小平同志要到南方”的通知,强调绝对保密,不报道。

政事儿:后来还是有记者跟随?

吴松营:我觉得邓小平同志这个时候到深圳视察有特别的意义,向广东省委和深圳市委领导汇报,要求派记者,即使遵守规矩不报道,但起码能够保留重要历史资料。领导很同意我的意见,向邓办和中办领导汇报,尽力争取。最后经批准,只有广东电视台和深圳特区报、深圳电视台记者派出记者跟随,名额严格限制。

1992年1月17日,我指定要《深圳特区报》副总编陈锡添和摄影部主任江式高,深圳电视台一组记者参加采访。

政事儿:邓小平到达深圳后,状态是怎样的?

吴松营:1月19日上午九点,邓小平的专列到达深圳,他的状态很好,精神焕发。到深圳的第一天本来只安排休息,没有安排考察活动。但到深圳迎宾馆坐定,他就对时任广东省委书记谢非说,“到了深圳,我坐不住啊,想到外边去看看。”谢非有点措手不及,随即与深圳市委书记李灏和其他有关人员商量。邓楠和邓办主任王瑞林都说老爷子在专列上休息得不错,精神很好,可以出去走走。

上午10时,邓小平在省市负责人陪同下乘车考察深圳市容。他一边看,一边就开始对改革开放和办特区的问题发表了许多重要谈话。

政事儿:你是何时接到任务要负责记录的?

吴松营:广东省委和深圳市委在之前的接待准备工作中也根本就没有考虑要安排专人做记录的问题。这一次,邓小平到南方休息,除了他的家人、贴身秘书、警卫人员外,并没有一个负责文字工作的专职人员。

1月19日晚七点半,王瑞林和省市领导开例行工作会,总结过去一天的接待工作情况,确定第二天行程和注意事项,我和其他有关部门负责人也列席。王主任提出:“这次南行,在武昌短暂停留的时候,老人家就有很重要的谈话。今天上午一到深圳就马上要视察市容,而且又有很重要的谈话。可见老人家仍然十分关心改革开放和深圳特区的发展情况。邓老已经是88岁高龄的老人了。这是他第二次来深圳特区视察,省委、市委要指定专人做详细记录,否则将会造成历史的重大损失。”

事出突然,谢非和李灏等领导都互相观望,又看看在场几位工作人员,都没有出声。突然有人指着我说,“老吴,吴松营同志。”

王主任问老吴是谁,李灏马上说,“他是我们市委宣传部的副部长,也是深圳的一个笔杆子。”

王瑞林看其他领导没有新的意见,就说:“好吧。老吴同志,你就负责任,把记录工作做好。一定要详详细细,不能漏,又要准确。”

政事儿:接到任务后,你是什么反应?

吴松营:太突然了,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不自觉地点点头。会后,我越想越感到不安,因为责任太大,万一出现闪失,后果不堪设想。我立刻找到市委副书记厉有为。他听完我的担忧后,鼓励我说:“组织上信任你,你就负起责任。我们都会支持配合,相信你会做好的。”回到住处,我马上向陈锡添传达工作要求,并同他商量,我们一起做好记录工作。

谈邓小平在国贸大厦重要讲话“原定计划只停留半个小时,但老人家讲话时间就已经是近一小时了”

政事儿:1月20日,邓小平在国贸大厦发表了整个南巡中最有份量的讲话。当时的情景是怎样的?

吴松营:当天上午9时35分,邓小平一行乘车到达深圳国贸大厦,40分到达49层的旋转餐厅,在预先安排好的一间最大餐厅中间的座位上坐了下来。透过餐厅玻璃窗居高临下望下去,四周的景物一览无余,清清楚楚。

卓琳、谢非、李灏坐在邓小平的两侧。由于他的右耳朵听力不太好,女儿邓楠就站在父母之间,给邓小平翻译传达。我和陈锡添由于佩戴着有特殊任务的标志,站在邓小平、邓楠、卓琳的后边,以便做好记录。

                                   邓小平在深圳国贸大厦,后排右三为吴松营 / 受访者供图

大家坐定后,李灏半弯着身子,指着“深圳经济特区规划模型图”向邓小平汇报了深圳办特区以来尤其是8年来建设和发展的情况。小平同志一边听,一边观望深圳市容,不时点头。当旋转餐厅正好转到对着香港新界的方向时,服务人员大声地说:“那是香港”。邓小平饶有兴趣地望着边界那边的一群高楼大厦。

政事儿:那次谈话邓小平对香港有什么特别提示?

吴松营:他谈到了即将回归的香港:“要告诉某些香港人,不要老想中国乱。中国乱了,首先遭殃的是香港。20万人跑过去,香港就会受不了,如果跑过去100万人,香港就会被挤垮。”

政事儿:他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有什么重要意见?

吴松营:邓小平说,要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和方针政策,关键是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基本路线管一百年,动摇不得。只有坚持这条路线,人民才会相信你,拥护你。谁要改变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老百姓不会答应,谁就会被打倒。

邓小平讲到,我们的军队也好,国家政权也好,都要维护社会主义制度,维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和一系列的方针政策。动摇不得,谁要动摇,谁就下台。

政事儿:当时身边的人,听了是什么感觉?

吴松营:餐厅里的人们听得入了神,个个都屏住气。邓小平纵论国内国际大事,指点江山,句句掷地有声,似春雷在国贸大厦回响。

为了便于记录,我和陈锡添有时不得不在邓小平身后的位置蹲下来,把笔记本架在膝盖上,飞快记录,唯恐漏掉老人家讲话中的每一句、每一个字。摄影记者江式高背着摄影器材箱,挎着几部相机,轻手轻脚,围绕邓小平左右,拍下了许多珍贵历史镜头。

原定计划在国贸大厦只停留半个小时,但老人家讲话时间就已经是近一小时了。国贸大厦周围的游客和罗湖区的居民听到消息后,都赶到国贸看邓小平,将大厦底下大厅和大厦外的广场都挤满了。

邓小平一到地面,群众一片欢呼。邓小平高兴地频频向群众招手。人潮涌动、情绪激昂,人越聚越多,警卫人员怕出状况,赶快护送邓小平及家人上车离开。这说明深圳人对邓小平有深厚感情。

政事儿:据说当天的记录险些出了差错?

吴松营:当天早上在迎宾馆上车前,我交给李灏一个小型录音机,告诉他怎么使用。李灏认真听我讲解后,把录音机放进西装左上边的口袋,坐上了邓小平的那辆中巴。在国贸旋转餐厅,我见邓小平开始插话,就示意李灏注意录音机。他马上伸手按动录音机的开关,向我点头,意思是“搞掂了。”我放心地退到后边专心做记录。

中午考察结束后,我立马找李灏的秘书要录音机,顾不上午饭回房间整理记录。可是录音机放了一半还是没有声音。我心里开始发慌。

如果没有录音做重要依据,邓小平上午在国贸的长篇重要讲话只靠笔记整理,可能会出现疏漏,核对更加困难。

我立即到餐厅找到李灏,他听了也有点紧张。突然我想到了谢非的秘书陈建华(曾任广州市长、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今年6月退休),可能会有录音。陈建华录了国贸重要谈话部分内容,刚好弥补缺漏,对我的记录工作帮助很大。

为了快速高质量整理谈话记录,我调了一位深圳电台技术员和市委宣传部一位川籍干部

到宾馆,两人配合把邓小平在国贸大厦的重要讲话一字不漏地变成文字稿。我再根据记录稿进行整理成完整的谈话记录稿。

谈报道南方谈话

“报道他的讲话,对促进深圳特区发展乃至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发挥了积极作用”

政事儿:“邓小平视察深圳经济特区,中国仍然会坚持改革开放”的信息,是怎么传播到世界各地的?

吴松营:1月20日中午我在房间整理录音,接到市政府新闻发言人黄新华电话,说香港无线电视台多次打电话,称上午接到观众报料,问邓小平是不是在深圳视察。黄新华问我该如何回答。这把我问住了,因为当时组织要求绝对保密,但事实上邓小平上午已经与成千上万的百姓见面了。经过一番思索,我果断地对黄新华说,“就回答他们,邓小平是在深圳视察。至于其他情况暂时还是一句也不能说。”

快到中午一点,我到餐厅吃饭,就看到香港无线电视台正在反复播送“邓小平在深圳视察”的特别新闻。新闻是采访黄新华的一句话录音,接着播放邓小平的历史镜头。很快,世界各大媒体都捕捉到了“邓小平在深圳视察”的消息,当作重大新闻第一时间播发。

这实际上就是把“邓小平视察深圳经济特区,中国仍然会坚持改革开放”的信息快速而又广泛地传播到世界各地。

当晚我知道有关部门正在追查黄新华涉密的问题,我主动向市委副书记厉有为坦白交代:“黄新华是我的下属,是我同意他那样答复的。有错误的话,完全由我负责任。我愿意接受组织的任何批评、处分。”

厉有为笑着说,“社会反映很好,下午香港股票升得很厉害。你回去干你该干的事情,好好休息吧。明天的工作任务还很重。”听到领导这番话,我心中的石头才真正落地。

邓小平在深圳考察5天,我每天都有一份详细记录稿。老人家1月23日上午离开深圳到珠海。当天下午开始,我连续奋战了近20个小时,将邓小平讲话整理成稿。最后形成了一份谈话记录共一万三千多字,作为存档之用。为使领导掌握谈话主要精神,我又精简部分视察情节,形成了重要谈话要点,近一万字。第二天,我就将全套记录稿和录影带上交组织 。

政事儿:后来你们是如何打破“限制”,刊发报道的?

吴松营:此次邓小平南巡,《人民日报》没有记者跟随,新华社有记者有来但表明“总社没有要求发稿”。这使我感到责任更大。1月23日早上吃早餐时,我向李灏、厉有为汇报,极力建议深圳的媒体要尽快把邓小平的重要谈话精神报道出去,他们很同意我的意见。吃完早餐,李灏带我去向邓小平汇报我们的想法。但老人家听后摆摆手说“不破这个例。”1989年11月邓小平辞去所有职务后,不做宣传报道,成为了惯例。

邓小平走后,我心里最着急的还是如何抓紧把邓小平重要谈话精神报道出去。23日下午,我和陈锡添一边整理稿件,一边讨论能不能采用“绕道走”的迂回办法解决,但尝试了几种办法都没有成功。

春节前,我向直接上级、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杨广慧建议:不能直接发消息,就用评论文章的形式,既能够深入阐释小平讲话的精神实质,又避免“破例”违反宣传纪律。

他支持我的想法。2月3日晚,厉有为等领导到深圳特区报社进行春节慰问,也强调,我们要写十篇八篇有分量的文章,宣传小平同志的重要指示。

随即深圳市委成立写作组,由杨广慧任组长,我和市委政研室主任刘文绍任副组长,成员则从市委宣传部、政研室、特区报社抽调。经过集体创作,反复修改锤炼,形成了《深圳特区报》的“猴年新春八评”,从2月20日起两天发一篇,一直刊发到3月6日。

为了迅速扩大影响,我专门给香港文汇报通气,让他们同步转载。后来海内外许多媒体转载“猴年新春八评”,形成了强大的舆论。

政事儿:《东方风来满眼春》是如何出炉的?

吴松营:从1992年2月中下旬开始,全国的政治气氛和舆论导向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从政治上的“姓社”、“姓资”讨论,转到如何扩大开放、深化改革;从经济上的三年整顿到如何引进市场机制、加快发展。3月18日,深圳市委宣传部开始筹划邓小平在深圳视察的长篇报道,以及出版影视纪录片和专题出书,都由我具体抓落实。

当时,我心里最着急的是长篇通讯报道,因为它真实、生动、直接,影响力大。我首先找到深圳特区报社长商量,确定长篇通讯由陈锡添来完成。

3月25日,陈锡添的长篇通讯写出来了。社长同他带着稿子到市委宣传部汇报。我和杨部长决定不看稿子,由报社把关。这除了对报社信任,还有一个考虑是如果层层送审会拖延时间,误事。与其推来推去发不出来,不如放手支持报社发表,有事的时候,我们出来承担责任。但是,当晚特区报社长区汇文还是给我打电话,反复问:最后谁来审稿、定稿?并说我是否应在文章上署名,挂特约记者。因为文章的素材来自记录稿,而记录稿主要是我完成的。

我说,“记录稿是我和陈锡添一起整理的,但文章是他一个人完成的,我挂名就没有必要了。文章发出去如果真有问题,我会负责任的,因为从哪个角度我都逃避不了责任。如果真的被“双开”,那就回家种红薯嘛。”

3月26日,《深圳特区报》刊发陈锡添署名的长篇通讯《东方风来满眼春——邓小平同志在深圳纪实》,引发社会轰动。

政事儿:发出去后,你有担心吗?

吴松营:长篇通讯发表后,只了解到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议论纷纷,很多人私底下在找《深圳特区报》。

反常的“平静”,经常是最可怕的时刻。看来我们真的得做好被“双开”、甚至受到更严厉处置的准备了。

3月30日上班,北京一位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光明日报》、《北京日报》都全文转载了长篇通讯。我听了不觉心里一亮。当晚,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全文播发,第二天《人民日报》等各大媒体转载。

随之而来的真的是“东方风来满眼春”,来电、来信支持、表扬的,令人应接不暇。

政事儿:你怎么看1992年邓小平的南方谈话?

吴松营:小平南巡发表重要谈话,把毕生的政治智慧和丰富的政治经验积累,系统地完整地表述出来,回答了长期困扰和束缚党内外思想认识的许多重大问题。没有92谈话,深圳经济特区就不能再发展。我们宣传报道他的讲话,对促进深圳特区发展乃至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发挥了积极作用。

谈特区40周年感悟

“最重要的还是要发扬实事求是、勇于探索的坚强意志、敢闯精神”

政事儿: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你有哪些新期待?

吴松营:深圳经济特区经过40年发展,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也要看到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现在,我们纪念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重新梳理1992年这件影响着中国前进航向的标志性事件,最重要的还是要发扬实事求是、勇于探索的坚强意志、敢闯精神。坚定不移地沿着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制定的方针路线,坚持改革开放,努力建设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这种情况下,川普赢定了
2 玄松月篡位 金正恩后宫大乱斗 金与正犯了大
3 华盛顿时报:川普的成就当代任何总统都无法
4 来自拜登竞选阵营内部的一封信 终于说出了
5 原因终于找到了!推特为啥要删拜登家族丑闻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习近平走下坡四面楚歌?始于这场突发的中国
2 这种情况下,川普赢定了
3 五中全会今天闭幕 向美国传递这个重要信号
4 一觉醒来,惨烈一幕发生 该来的还是来了
5 玄松月篡位 金正恩后宫大乱斗 金与正犯了大
6 川普真逗:发了一推特 一个字没说 网络沸腾
7 华盛顿时报:川普的成就当代任何总统都无法
8 两连击!美国再宣布两项针对中国的行动
9 来自拜登竞选阵营内部的一封信 终于说出了
10 川普领巴雷特,跳美帝最美的芭蕾舞
热门专题
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
1 老牧师替川普说几句话 生命季刊
2 日本人的好色 玉米穗
3 看懂这次美国总统选举 骆驼
4 中国在朝鲜战争中的得失分析 思芦
5 毛泽东的肿脸与习近平的风车 方位观察
6 拜登很有可能是中共的救命稻草 右撇子
7 川普与拜登:你选择真小人还是 一冰
8 目田:又到庚子年(征文) 万维2020年
9 华人同胞,你想要逃离美国吗? 生命季刊
10 美丽的薄甜甜勇敢站出来向所有 Pascal
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
1 美国会分裂吗? 施化
2 美国总统大选最后一次辩论的感 远方的孤独
3 全国山河一片蓝”的可能性确实 嘎拉哈
4 中国在朝鲜战争中的得失分析 思芦
5 川普与拜登:你选择真小人还是 一冰
6 看懂这次美国总统选举 骆驼
7 美国或再次以“内战”决定命运 体育老师
8 美华应如何面对种族歧视? 不合群
9 希拉里乔装快递员 狐狸台大意 一草
10 贼喊捉贼:为亨特提供女童的, 苦难与荣耀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